<menu id="444mo"></menu>
  • <menu id="444mo"></menu><xmp id="444mo">
    <nav id="444mo"><strong id="444mo"></strong></nav>
  • <menu id="444mo"><strong id="444mo"></strong></menu>
  • <menu id="444mo"><menu id="444mo"></menu></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破解行業問題 鋼鐵業國企改革迫在眉睫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時間:2014-11-20【字號:

             當前整個鋼鐵行業陷入困境,鋼鐵國企境況尤為嚴峻。近日,一則關于山東鋼鐵集團將裁員萬人的報道在市場瘋傳,去年保殼“賣子”,今年保殼“裁員”,陷入巨虧泥潭的山東鋼鐵處于危機之中引起廣泛關注。事實上,在困境中掙扎的鋼鐵國企還有很多。根據鋼鐵上市企業三季報,重慶鋼鐵、八一鋼鐵、山東鋼鐵、ST韶鋼排名虧損額前四位,且都是國有企業。

    “鋼鐵業再不改革創新只有死路一條。”前不久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如是指出。國家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鋼鐵國企改革迫在眉睫,這些企業如果不轉換機制,行業會越來越糟糕。

    國企是行業虧損主力

    中國經濟時報:從公開的數據看,現在整個鋼鐵行業情況仍不太好,相比二季度,三季度雖有所回暖,但仍然不容樂觀,前三季度11家虧損企業凈虧損近60億元,較去年同期增虧21.52億元。請你介紹下整個行業特別是鋼鐵國企是一種什么狀況?

    劉海民:目前宏觀經濟減速,加上鋼鐵行業產能過剩,使得這個行業整體上掙扎在盈虧邊緣。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前三季度經濟效益指標中,黑色金屬冶煉壓延加工業的銷售利潤率只有1.57%,遠低于全國制造業平均5.07%的水平,在41個工業行業排倒數第二。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特點是大企業經濟效益低于中小企業。比如占全國鋼產量80%的88家大中型鋼鐵企業今年1—8月份累計實現利潤162億元,其中大部分是鐵礦山及其他非鋼行業創造的,而據國家發改委公布,規模以上鋼鐵冶煉壓延業同期實現利潤508億元;換言之,88家以外的中小企業實現利潤比大中型企業高一倍以上,而它們的銷售收入沒有88家多。大中型企業中,有七八家平均每月虧損億元以上,有少數企業已經資不抵債,這主要是國有企業。如果從大中型企業中減去寶鋼、沙鋼等少數優秀企業實現的利潤,鋼鐵國企整體上是虧損的。

    中國經濟時報:在你看來,鋼鐵行業虧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國有鋼鐵企業虧損有什么特點?

    劉海民:我認為,鋼鐵行業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市場機制失靈所致。產能過剩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市場失靈導致產量過剩。其他行業產能利用率并不都比鋼鐵行業高,但它們的平均利潤大部分能保持在6%左右甚至更高水平。這說明這些行業的自發調節能力強,基本沒有企業甘做“賠本買賣”(準確地說是邊際貢獻為負仍不停產),那么整個行業的平均利潤不會太低。

    鋼鐵行業由于存在一批“做虧本買賣”的企業,而且這部分企業主要是國企,導致行業平均利潤率降低,造成優秀企業也跟著受累。這種情況某種程度上是受工藝特征因素影響,例如高爐開起來不能停,暫時燜爐和完全停下來再開損失都很大。但是,一些企業某些鋼材品種每噸售價才三四千元,全年平均每噸虧損達上千元,用工藝特殊性就很難解釋這樣做有合理性。所以我認為,根本上或主要是運行機制存在問題。

    中國經濟時報:我們過去也注意到一些國有鋼鐵企業越虧損越生產,這樣的企業為什么不能退出市場?

    劉海民:這就是因為市場失靈,同時這種市場失靈具有競爭尚不公平的制度背景。對上述現象,也不能簡單地得出“虧損國企應該退出”的結論,原因是鋼鐵行業缺乏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建立起公平競爭環境

    中國經濟時報:除了機制問題和體制問題外,市場競爭不公問題主要有哪些表現?

    劉海民:鋼鐵行業是典型的二元體制:進入新世紀后,民間資本繞過國家投資管制投資于鋼鐵行業,民營鋼鐵利用其機制靈活、生產成本低廉的優勢,從2000年占全國鋼產量不到10%發展到目前占50%以上,在鋼材深加工行業占60%以上。

    國企與民企之間的不公平競爭主要表現在:國企裝備和產品質量好,基礎管理規范,但歷史負擔重,機制不靈活,該發展時被投資管制政策束縛了手腳,而民營鋼鐵整體上在環保、產品質量、勞動者權益保護以及納稅方面尚不規范。比如民營企業在市場變差時可以給職工放長假(主要是農民工),國企就很難做到這一點。而民企方面則反映受到諸多不公平待遇,如國企在獲得礦山資源、平價貸款、上市融資、政府補貼等方面占盡先機,而民企往往得不到上述呵護,有的即使合法經營也不被承認(如繞過核準制的“違規產能”).

    中國經濟時報:怎樣破解鋼鐵行業存在的這些問題?

    劉海民:鋼鐵行業改革的前提是理順政企關系,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不公平的市場競爭,很可能導致逆向淘汰。處理不好政企關系,國企仍作為政府附屬物,政府對其橫加干預,民企也不會愿意與之搞“混合所有制”。

    建立起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應該把環保排放和產品質量作為兩項硬性指標,不論是國有還是民營,應該相同標準,嚴格監控。再有,還需要建立一種市場退出機制,一種通暢、進退有序的市場環境,妥善解決退出企業職工安置和債務處理等問題。鋼鐵企業規模都很大,職工動輒幾千幾萬人,退出決心確實難下,但對一些企業來說無可選擇。有進有出,這個市場才能良性運轉,產業才能不斷進步。

    中國經濟時報:鋼鐵行業在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方面應該怎么做?

    劉海民:其實鋼鐵行業已經有混合所有制成功的范例。比如唐鋼的一些子公司是收購并控股的民企;唐山國豐大家都認為是民營鋼鐵,其實它的最終控制方是央企中旅集團;中信泰富是央企中信集團的香港上市公司,其旗下的興澄特鋼是收購來的民企。這些企業,國企只控股和實施監督權,運行機制還是原來的,不存在根深蒂固的“國企病”。

    我們推進“混改”,首先必須弄清“混改”目的是什么。我覺得,應該是把國企目前的僵化機制轉變成適應市場配置資源的民企機制,真正做到“干部能上能下,職工能進能出,薪酬能升能降,產線能開能關”,目標是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而不是簡單地擴大國企的地盤。

    中國經濟時報:通過兼并重組能否達到推進“混改”的目的?

    劉海民:通過資本市場搞兼并重組是一個重要途徑。目前大型鋼企都是上市公司,通過定向增發,以股權換資產的方式兼并民企,可以有效地減少同質化競爭,提高行業整體盈利水平。但這樣做的前提仍然是轉換機制:如果不轉換機制,一是民企不愿意加盟;二是即使加盟,國企存在的效益軟約束,會傾向于把盈利業務板塊的利潤優先用于救助集團內虧損板塊,結果是資本的權益得不到保障,同時也使該退出的業務不及時退出。這種現象近幾年在國企表現得很充分:一些擁有鐵礦山的國企,以礦業賺取的利潤彌補鋼鐵生產環節虧損,實際上如果停止生產鋼鐵直接賣礦石,要比生產鋼鐵賺錢多得多。所以說,如果國企不轉換機制,越兼并重組,行業就越糟糕。

    瀏覽次數:175
    相關新聞
    国产自拍青青草